延伸阅读

前言 | 世界文化本土思考

陈国慧/ 国际演艺评论家协会(香港分会)总经理

不少朋友好奇,为甚麽「世界文化艺术节」今年不是以特定地区文化为主题?他们的期待和好奇,反映艺术节经过多年的努力,定位已经相当清晰,同时亦累积了不少对表演艺术节目有要求的观众,这是艺术节的宝贵资产。「瑰艺十载」今年把眼光从以往集中的视点,拓宽为向全世界高质素而且有文化特色的艺术作品致敬,而是年的策略是更著重在舞蹈和音乐的节目,让彼此的交流和沟通更直接,接通人文世界最深处的能量。这种对不同文化的好奇和拥抱,在来自新加坡,现任西九文化区管理局艺术发展主管(戏剧)的刘祺丰身上有很明显的反映,我们邀请他与香港读者以宏观的角度分享经验,加上其他来自不同城市的作者微观个别作品或自身经验,期望导赏手册在艺术节开始前先与读者遊看世界。

国际演艺评论家协会(香港分会)很高兴能够再与康乐及文化事务署艺术节办事处合作,举办一连串导赏和艺评活动。中英双语的导赏手册除了在演艺场地免费派发,同时亦随部分《信报》免费附送。今年我们仍然策划了六节的「世界文化沙龙讲座系列」,由十叁位本地著名艺术家与文化工作者带领观众跨界环遊,同时不忘思考世界与本土的关係,读者可参考内页介绍。此外,今年我们以一个开放、灵活的方式「节外生字」,让有兴趣艺评写作的朋友参与活动,把感想透过文字分享;「演前快赏」则精选艺术节其中四个节目邀请艺评人任领航员,观众只要提早半小时到达场地,就可掌握和了解更多有关个别节目的深度内容,观赏更宽广的世界。

关於看与观看之方式

刘祺丰/ 现任西九文化区管理局艺术发展主管(戏剧)。

要好奇,非常好奇,依从强烈的好奇心而行。

这是我极为重视的原则,而且影响了我对周边事物的看法。只要不涉及道德考虑和不会对己对人造成伤害,甚麽事我都愿意试起码一次,因为我认为这样只会令周围的世界更显丰富多彩、日益複杂,也更有趣。更重要的是,当中的经验也许可以令自我意识更加敏锐。

九十年代,我的剧场工作经验尚浅,遇到很多我感到全然陌生的演出文化,记忆最深是参与剧艺工作坊/王景生(新加坡)主办的「表演实验室飞行马戏团计划」。我有幸参与实验室由1996至2004年的五轮演出,可以近距离接触多位传统和当代艺术家,他们来自东南亚、东亚、非洲、欧洲和中东;又了解过泰国箜舞、越南嘲剧、峇里面具舞、纳西族驱邪仪式的萨满习俗、法国当代舞编舞家谢洛姆.贝尔的概念架构、尼日利亚视觉及表演艺术家奥托邦.尼坎加的美学、黎巴嫩地图集团的演出讲座等等。这些经历不仅充实我当时的演技,对我後来出任艺术节总监,主理策划工作更是不可或缺。

与这些艺术家和文化接触,满足了我对奇怪、未知、未提及过以至未见过之事的好奇心。我的眼界、思想和心扉都给打开了,见识到人类可以如此多样多元。这种惊喜确实使我欣喜若狂,不过与此同时,我又深深意识到迷恋「他者」的危险。所以,另一个我很重视的原则就是自我反思。我曾修读社会学和人类学,可能有助提升自我反思的意识,也会提防堕进不问因由的纯消费陷阱。

英国艺评家兼作家约翰.伯格的重要文本《观看之方式》劝诫我们看影像的时候,要对装模作样的中立存疑。简言之,所有影像──我指的包括演出中在我们眼前建构的「现场」影像──都带著意识形态功能。伯格的观点是如何从政治层面阅读影像。在审视不属於自己的文化时,要同时认清审视的镜头和演出所在的框架,而我认为审视自己的文化时亦然。与此同时,我们也得应付表演/现的政治,尤其是得到国家机器全力支持的文化剧团和艺术家的演出,又或者依顺其他只鼓吹某种阅读演出方法的机制。当然,有时要在表演艺术节的背景中绕过地雷阵,可能有点困难,但总要先有某种意识,去了解背景、做观众时不忘批判。

以上种种不都太繁重,以至会大大剥夺观赏的乐趣吗?相反,我会说这启迪带来更多体验,因为欣赏得以深化,再不是纯粹的消费,也为自己创造意义。这种独特性和背景从而打开进出的窗口,或者会开始感到没那麽陌生、奇异。在多样性之中,这情况正好是一面提升自我了解的镜子。对我来说,这是艺术之美,也是艺术的力量;既明确表达人类文明,也是我们演化和转变的證据。

现在就给你来个挑战。先参与在你住处附近举行的传统节庆或文化艺术节,一些你平常不会想到的活动。箇中你或会感到惊讶,接下来就鼓起勇气走远一点。香港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城市,可以找到多种文化和演出。或者随便找个离岛吧,然後当你準备好,就买票看一些你平日不会想到参与的文化或艺术表演。要带著开放心态和批判思考前去,要準备好遇到一些起初会让你感到不自在的东西,不过我保證这些东西迟些会变得熟悉,而你最终不会停在起点,可能会略左或右。这时候你就知道艺术在你身上起了作用,你的世界已转移。我相信你会让这转移发生。就在下次演出时见吧!

中译:戴佩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