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閱讀

前言 | 世界文化本土思考

陳國慧/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總經理

不少朋友好奇,為甚麼「世界文化藝術節」今年不是以特定地區文化為主題?他們的期待和好奇,反映藝術節經過多年的努力,定位已經相當清晰,同時亦累積了不少對表演藝術節目有要求的觀眾,這是藝術節的寶貴資產。「瑰藝十載」今年把眼光從以往集中的視點,拓寬為向全世界高質素而且有文化特色的藝術作品致敬,而是年的策略是更著重在舞蹈和音樂的節目,讓彼此的交流和溝通更直接,接通人文世界最深處的能量。這種對不同文化的好奇和擁抱,在來自新加坡,現任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藝術發展主管(戲劇)的劉祺豐身上有很明顯的反映,我們邀請他與香港讀者以宏觀的角度分享經驗,加上其他來自不同城市的作者微觀個別作品或自身經驗,期望導賞手冊在藝術節開始前先與讀者遊看世界。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很高興能夠再與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藝術節辦事處合作,舉辦一連串導賞和藝評活動。中英雙語的導賞手冊除了在演藝場地免費派發,同時亦隨部分《信報》免費附送。今年我們仍然策劃了六節的「世界文化沙龍講座系列」,由十三位本地著名藝術家與文化工作者帶領觀眾跨界環遊,同時不忘思考世界與本土的關係,讀者可參考內頁介紹。此外,今年我們以一個開放、靈活的方式「節外生字」,讓有興趣藝評寫作的朋友參與活動,把感想透過文字分享;「演前快賞」則精選藝術節其中四個節目邀請藝評人任領航員,觀眾只要提早半小時到達場地,就可掌握和了解更多有關個別節目的深度內容,觀賞更寬廣的世界。

關於看與觀看之方式

劉祺豐/ 現任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藝術發展主管(戲劇)。

要好奇,非常好奇,依從強烈的好奇心而行。

這是我極為重視的原則,而且影響了我對周邊事物的看法。只要不涉及道德考慮和不會對己對人造成傷害,甚麼事我都願意試起碼一次,因為我認為這樣只會令周圍的世界更顯豐富多彩、日益複雜,也更有趣。更重要的是,當中的經驗也許可以令自我意識更加敏銳。

九十年代,我的劇場工作經驗尚淺,遇到很多我感到全然陌生的演出文化,記憶最深是參與劇藝工作坊/王景生(新加坡)主辦的「表演實驗室飛行馬戲團計劃」。我有幸參與實驗室由1996至2004年的五輪演出,可以近距離接觸多位傳統和當代藝術家,他們來自東南亞、東亞、非洲、歐洲和中東;又了解過泰國箜舞、越南嘲劇、峇里面具舞、納西族驅邪儀式的薩滿習俗、法國當代舞編舞家謝洛姆.貝爾的概念架構、尼日利亞視覺及表演藝術家奧托邦.尼坎加的美學、黎巴嫩地圖集團的演出講座等等。這些經歷不僅充實我當時的演技,對我後來出任藝術節總監,主理策劃工作更是不可或缺。

與這些藝術家和文化接觸,滿足了我對奇怪、未知、未提及過以至未見過之事的好奇心。我的眼界、思想和心扉都給打開了,見識到人類可以如此多樣多元。這種驚喜確實使我欣喜若狂,不過與此同時,我又深深意識到迷戀「他者」的危險。所以,另一個我很重視的原則就是自我反思。我曾修讀社會學和人類學,可能有助提升自我反思的意識,也會提防墮進不問因由的純消費陷阱。

英國藝評家兼作家約翰.伯格的重要文本《觀看之方式》勸誡我們看影像的時候,要對裝模作樣的中立存疑。簡言之,所有影像──我指的包括演出中在我們眼前建構的「現場」影像──都帶著意識形態功能。伯格的觀點是如何從政治層面閱讀影像。在審視不屬於自己的文化時,要同時認清審視的鏡頭和演出所在的框架,而我認為審視自己的文化時亦然。與此同時,我們也得應付表演/現的政治,尤其是得到國家機器全力支持的文化劇團和藝術家的演出,又或者依順其他只鼓吹某種閱讀演出方法的機制。當然,有時要在表演藝術節的背景中繞過地雷陣,可能有點困難,但總要先有某種意識,去了解背景、做觀眾時不忘批判。

以上種種不都太繁重,以至會大大剝奪觀賞的樂趣嗎?相反,我會說這啟迪帶來更多體驗,因為欣賞得以深化,再不是純粹的消費,也為自己創造意義。這種獨特性和背景從而打開進出的窗口,或者會開始感到沒那麼陌生、奇異。在多樣性之中,這情況正好是一面提升自我了解的鏡子。對我來說,這是藝術之美,也是藝術的力量;既明確表達人類文明,也是我們演化和轉變的證據。

現在就給你來個挑戰。先參與在你住處附近舉行的傳統節慶或文化藝術節,一些你平常不會想到的活動。箇中你或會感到驚訝,接下來就鼓起勇氣走遠一點。香港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城市,可以找到多種文化和演出。或者隨便找個離島吧,然後當你準備好,就買票看一些你平日不會想到參與的文化或藝術表演。要帶著開放心態和批判思考前去,要準備好遇到一些起初會讓你感到不自在的東西,不過我保證這些東西遲些會變得熟悉,而你最終不會停在起點,可能會略左或右。這時候你就知道藝術在你身上起了作用,你的世界已轉移。我相信你會讓這轉移發生。就在下次演出時見吧!

中譯:戴佩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