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舞烈火》
Jinjo Crew (韓國)
演出者:
B-BOYs: SKIM (團長), STONY, FLETA, OCTOPUS, MOLD, SOMA, MEADOW, LILKY, KAZINO
BEATBOXER: 2TAK

「Jinjo Crew才華洋溢,無出其右!」
──Storm(德國世界級B-boy)
「以流麗的肢體動作交織出殿堂級的夢幻舞步」
──馬里奧.羅夫,BOTY國際街舞大賽

首個奪五大國際賽冠軍組合

B-boy界最響亮名字 火熱襲港

要找當今最強B-boy(又稱霹靂舞者),不是去紐約,而是首爾!短短十多年間,首爾已發展為hip-hop文化重鎮。芸芸高手當中,Jinjo Crew傲視同儕,多年來橫掃國內外重要獎項,更成為B-boy界四十年來首奪五大國際賽冠軍的隊伍,風頭一時無兩。

Jinjo Crew意為「躍升的火焰」,2001年由Skim和Wing兩兄弟創立,舞團一直以能人所不能的舞藝、具韓國文化印記的原創動作和渾然一體的默契,迷倒全球B-boy愛好者。這次九位舞者夥拍一位beatbox高手來港,將競技場上的熾熱舞鬥化為舞台上的流麗演出。多個國際賽冠軍作品,展示B-boy舞壇最高水平,華麗揮灑的編舞,綴以幽默巧思,Jinjo Crew燃燒出最火爆的街舞烈焰!

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
地圖
6-7.11
(五 – 六)
8pm
$280
$200
$130*
*部分座位視線受阻

溫馨提示


相片: Youngju Wie-Bling Magazine
Trivia
Global theatrical innovations from Poland
Theatre of Death
Artist and director Tadeusz Kantor (1915-1990) refused to be guided by texts, placing the emphasis on the visual elements of theatre. Kantor combined radical props and stage design with happenings (different art forms brought together in a live performance) to manifest the absurdity and emptiness of reality. In 1975,Kantor created Dead Class, a controversial play from which he developed the Theatre of Death concept, probing such motifs as death, memory, spiritual transcendence, and the most basic human desires.
Poor Theatre
This form of theatre is derived from the ideas and work of director Jerzy Grotowski (1933-1999). Poor Theatre seeks to distil the essence of the dramatic art form. Grotowski argued that interaction between actors and spectators is the only necessary element in theatre, with lighting, sound effects and set design minimised in his productions. In his view, even the stage could be abandoned. Grotowski also developed training methods that demanded his actors constantly engage in self-exploration, fusing their inner beings into performances.
演前快賞
《街舞烈火》演前快賞

近年韓風盛行,韓國的流行文化、科技和日常用品都大行其道,但你對他們的街舞發展又認識多少?韓國文化達人鍾樂偉告訴你韓國街舞的過人之處。

講者:鍾樂偉(香港中文大學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

高山劇場新翼活動室
地圖
6.11
(五)
7:30pm
免費入場

溫馨提示
  • 座位有限,額滿即止
  • 粵語主講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統籌
戶外演出
Jinjo Crew舞鬥本地薑

韓國街舞天團Jinjo Crew在眾多國際B-boy大賽過關斬將,揚威無數舞鬥。今次向本地B-boy精英發出英雄帖,來個交流切磋。本港B-boy界派出852 Crew應戰。更有本地街舞界著名的MC Fat Joe和DJ Kit坐陣,B-boy組合Buddy Crew作客席演出,高手過招,機會難逢!

852 Crew :B-boy Drunk、Monkey J、ET、Ki、Ho b、Lil Fat、SonyGreen and B-girl Ling

香港文化中心露天廣場C區
地圖
7.11
(六)
4-5pm
免費入場

我跳,故我在──訪四位香港街舞達人

Pianda/ 文字工作者,無限期創作,文章不定期見於報刊。

Bigki、ARChing和Louis分別在2000年後開始接觸街舞。Bigki和ARChing都是由屋苑的公園開始,和志同道合的街舞愛好者一起邊學邊跳。Louis則是先在網上看到街舞影片,後來和朋友於社區中心上街舞課。Louis跳poping,ARChing玩hip-hop和house,Bigki則喜歡breaking。Rex在香港演藝學院讀音樂劇出身,做了本行一段日子才接觸街舞,和另外三位舞者一樣,對街舞的熱情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為甚麼是街舞?

Rex說:「看舞台表演,觀眾和表演者被台上和台下分隔。看街舞,觀眾和表演者的距離更緊密。」對舞台表演和街舞都有一定認識的Rex,份外感覺到香港社會及藝術政策對街舞舞者的不公平。他舉了個簡單的例子,「為甚麼公公婆婆可以在公園跳健康舞,而我們在公園跳街舞卻被驅趕?」場地管理最常引用的理由是跳街舞的音樂太嘈吵,影響他人。Rex覺得這是一個不合理的理由,因為在晚上十一時前,在不靠近民居的地方,街舞舞者一樣會被驅趕。Bigki說:「現在跳街舞的人,多數都走進大學跳,因為在大學不會被驅趕。」ARChing說,除了在大學,就是在自己的studio跳。無論是走進大學或是studio,同樣是為免遭受驅趕。始終,戶外室內大不同。Louis說:「在studio有鏡牆,大家跳舞就自然會望著自己,減少了和其他舞者的交流。在街上沒有鏡,不會只顧著看自己,而是會留意同伴的動作,互動交流更多。」

街舞可塑性高

Rex任職香港某大主題公園的編舞,每年萬聖節的大型活動,他都會邀請一些街舞舞者參與,請他們扮演那些嚇到大家大叫「哈囉喂」的萬聖節角色。跳poping的Louis就扮過紙紮公仔,Rex說:「街舞的舞蹈技巧配合特定的角色,演出效果非常好。」話雖如此,舞者可會介意要扮鬼扮馬?這一疑問只顯露了筆者不夠豁達,Louis說:「街舞的可塑性其實很高。」

訪問當日才首次見四位舞者,已覺得他們很有自信,但不浮誇。到底這種自信從何來?應該和街舞有關吧。ARChing說:「街舞著重在跳舞瞬間的自我表達,沒有舞台表演那麼在意觀眾。有時有學生跟我說擔心跳不好,我便會告訴問他們:你會不會擔心寫不好自己的名字?我們跳舞就像寫自己的名字一樣。」

打破荷里活電影迷思

街舞在香港街頭不受大眾歡迎,多多少少和固有印象有關,以前大家會將街舞和吸毒、罪案連在一起。沒錯,這是荷里活電影常見的劇情。Bigki說:「其實香港的情況並不是這樣,更多是一班愛跳舞的人,辛苦工作了一天,收工後還堅持聚在一起跳舞。」Louis指出,這刻板印象與香港不少非牟利機構將街舞當作更生活動推廣不無關係,「漸漸很多人會誤以為跳街舞的人就算現在不是壞人,以前也一定犯過事。」可見,街舞與城市空間的關係,並不如戲劇與舞台、畫作和畫廊般,純粹是藝術與空間的關係,還牽涉社會氣氛、大眾成見等變數。

在香港,街舞場地難求。如果有一天可以隨他們喜歡,在香港任選一個地方跳街舞,他們會怎麼選?Bigki會選立法會。ARChing說只要是看到海的地方便好,「在看到海的地方跳舞很舒服。」Louis則選了兩個地點,就是香港文化中心和維園,這兩個地方對香港街舞發展有重要意義。

《狂舞派》效應猶在

有趣的是,成見通過流行文化,往往可一夜間被改變。2013年的港產片《狂舞派》,講述年輕街舞舞者對舞蹈的堅持,叫好叫座,奪得不少電影獎項,亦改變了很多師長父母對街舞的看法,學街舞的人亦多了很多。有份參演《狂舞派》的Bigki說:「《狂舞派》在某大專院校取景,電影上映之前那家院校不歡迎我們在校園跳舞,還張貼了禁止跳舞的告示,電影上映後那些告示不見了,我們亦可以在校園跳舞。」

Rex不諱言,街舞舞者缺乏場地跳舞,其實反映了香港政府對新冒起的流行文化(其實也不新,二十多年前香港已有人跳)的敏感度不足。Bigki說:「台北當局在台北車站的地下街劃出了街舞場地給市民跳舞,中正紀念堂亦有不少舞者自發在那邊跳舞。政府明知很多人跳舞,劃出一些跳舞場地給大家,大家便不會好似無處容身般周圍找地方跳舞,對各方面都好。」Rex四子等人組成一個街舞舞者的組職「香港街舞發展聯盟」,希望在街舞藝術推廣、教育和工作等方面幫助這項藝術在香港發展。

韓國的街舞文化

鍾樂偉/ 研究韓國流行文化學者,現為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

喜歡韓國流行音樂 (K-Pop) 的朋友,除了覺得他們鍾情的韓星偶像,每一個都擁有份外標緻的樣貌外,想必同時也會欣賞他們於熱情澎湃的勁歌節奏中,跳著整齊如韻律泳般的舞蹈。我們知道,K-Pop的賣點不單只是音樂本身,它更重要的地方是一場視覺上的刺激。每一位K-Pop歌手或樂團,都離不開擁有一兩首勁歌熱舞的首本名曲,他們隨著節拍演繹出令人血脈沸騰的舞曲。總之,K-Pop就是離不開舞蹈,亦可以說是當中的靈魂。

有留意K-Pop中的舞蹈,也了解當中它們的舞型都是與街舞文化 (Street Dance Culture) 結合在一起。從九十年代初,最早開始把美國的街舞與hip-hop文化引入至韓國音樂社會的徐太志,到今天的G-Dragon與Epik High等等的韓國樂隊,都是把本來於西方被視為邊緣與不合流的「另類小眾文化」,透過引入大眾音樂市場,令樂迷對「街舞」的觀感大為改變。現在於K-Pop裡,街舞、hip-hop與rap音樂,都已經是主流文化之一。

說回來,韓國的街舞歷史,可遠追至八十年代駐韓美軍電台播放的音樂開始。美國的黑人社會於七十年代興起了以B-boying與打碟類為主的街舞音樂文化,這類音樂流行文化,在八十年代起透過一個美國的音樂綜藝節目《Soul Train》,從美軍的「Moon Light」夜總會圈子慢慢傳至當地的韓國人社區中,使韓國人開始了接觸了B-boying與打碟的音樂文化。

可是,由於七十至八十年代韓國一直陷入朴正熙與全斗煥的軍事獨裁控制中,被「淨化」的韓國社會不容許一些從西方世界傳入,並帶有反叛性的文化產品,於青年人的圈子廣傳。所以,當時,連青年人留長髮與穿上有政治味道的衣服,都一律被禁止。正因如此,不少喜愛hip-hop、B-boying與rap音樂文化的音樂人,眼見無路可走下,結果選擇離開韓國到美國去。

雖然B-boying式的街舞文化於八十年代傳入韓國,但要數正式於韓國發揚光大,便要直至九十年代中後期以後才出現。1992年韓國迎來了首位民選、反對派和非軍人出身的總統金泳三,他首先開放韓國社會予西方文化的傳入,不少荷里活的hiphop音樂便大舉湧進當地社會。五年後的1997年,是被稱為韓國「地板霹靂舞」發源的一年。當時,一位名叫John Jay Chon的美籍韓裔hip-hop音樂人於回韓探親期間,把一盒關於美國洛杉磯一項叫「Radiotron」的B-boying街舞比賽的錄影帶帶回韓國,並於一酒吧中把帶子交付了一隊叫Expression Crew的舞社手裡。

一年後,當John Jay Chon再次回到韓國時,發現他前一年帶來韓國的帶子,已於不同舞社的圈子中廣為傳播,孕育了韓國街舞社會的第一批B-boying文化。經過數年間的文化醞釀,直至2001年,韓國終於有首隊街舞舞社打入了全球街舞界最吸引的比賽「Battle of the Year」。當年小試牛刀之下,韓國的舞社竟然取得了令人意外的最佳表演與總排名第四的佳績。跟著的2002年,Expression Crew舞社更破天荒地贏取了「Battle of the Year」的冠軍。

自此之後,因應著韓國社會對街舞文化慢慢從負面轉為積極支持,韓國政府也不甘落後於形勢,決定把街舞放入政府支援的文化推廣名單內,並於2007年,在取得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的資助下,韓國觀光公社舉辦了首屆的R-16韓國文化節。R是指Respect(尊重),而R-16是以包括韓國與15個不同國家的代表,一同進行為期兩天的競技比賽,爭奪包括最佳舞社表演與最佳舞社的獎項。第一屆的比賽於首爾舉辦,其後曾移師至水原與仁川等地方進行比賽。

正就是R-16的活動推廣,以及韓國冒起了像Expression Crew、Gamblers Crew與Rivers等等享負盛名的國際級街舞社後,孕育與吸引了更多青年人愛上了街舞這項比賽運動,希望如那些前輩一樣闖出名堂。每一年,韓國政府都會投資約200萬美金於這項比賽上,把R-16舉辦得有聲有色。不消數年間,韓國從本來為街舞的初哥,搖身一變被公認為是這項運動的強國。現在,有言國際上實力最強的數隊街舞社中,一半都是來自韓國,可見付出總會有回報的。

當然,R-16只是一個平台,更重要的是韓國的街舞與hip-hop表演者對此運動的熱愛,甘願付出比一般工作與興趣更大的代價來每天進行極刻苦的訓練,日子有功才能獲得今天的成就。不少對街舞有熱誠的年輕人,每天除了上課時間以外,下課後便會去練舞室學舞,一天花上五小時的時間來訓練,然後每一天重複地過著這種生活,久而久之便訓練出令外國著名舞社也不得不佩服的舞姿與技巧。

當中,激烈的競爭環境是各位街舞者要求不斷進步的原動力。因為每年新加入韓國街舞圈子的人數與年俱增,從早期的2000年代初期只有數隊,到現在已經至少有數十隊大大小小的街舞社於韓國存在。是出於避免被淘汰,又是出於不甘落後於其他人,每一位街舞者都精益求精,力求爭取表演機會。現在,他們更打破了昔日外界批評韓國的街舞表演只重技巧不重精神與內涵的缺點,成功建立出韓國獨立風格的街舞節拍與理念。